第87章 第二具挖心男尸(1 / 2)

加入书签

贾苗苗警官大概真的有乌鸦属性,只要她跑来找卫禹丞一开口就不会有什么好事儿。

深夜的市局走廊里,随着她这话音一落,立刻变得鸦雀无声。

贾苗苗疑惑地看着自家的两位队长和隔壁禁毒大队的队长,一度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错了什么,脸上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几秒钟的安静之后,卫禹丞低咒了一声什么,然后大步往楼梯口走去,边走边大声道:“老宋,你叫人跟我一起走。贾苗苗你留下,带着姚他们几个继续对比人口失踪档案。”

宋琛也顾不上点什么外卖不外卖聊,将手里的一堆资料往贾苗苗的手中一塞,快速吩咐道:“把资料放回我办公桌上,别弄丢了。”然后跟着卫禹丞就一阵风似的卷下了楼。

一旁蹭夜宵蹭到一半结果夜宵飞走聊周队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对还没回过神来的贾苗苗道:“别看了,赶紧走吧。你们那边还有泡面的存货吗?我去顺一碗过来垫垫肚子。”

五分钟后,三辆警车从市局飙了出去,转个眼就没入了夜色郑

新南区娱乐城,帝宫夜总会。

后厨的巷子里发现了死人,帝宫的负责人立刻带走保安封锁了现场,保安队长还十分机灵,首先想到了去监控室调监控。

等市局刑侦大队的人来之后,夜总会里面的客人也差不多被遣散了。

卫禹丞皱着眉,裹着一身夜风就直奔后厨而去。

刚一进入后厨,卫禹丞就瞧见油乎乎的厨房内站了不少人,还有一个年轻的伙子似乎是被吓着了,这会儿还坐在一张凳子上瑟瑟发抖。

“警察。”卫禹丞一眼就瞧出了这里的负责人究竟是谁,然后对负责人亮出了证件,皱着眉沉声问道:“是你们报的案?尸体现在在哪里?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是谁?”

负责人是个看上去有四五十岁的男人,穿得人模狗样,一瞧见卫禹丞他们之后就立刻露出了谄媚的笑,挺着个大肚子就过去了,“警察同志,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报案也是我报的。尸体现在还在外面的巷子里,不过我们没谁敢出去过,就只在门口守着了。”

着,负责人伸手跟卫禹丞握了个手,接着又道:“喏,那孩子就是第一个发现的人,不过年纪,被吓着了。”

卫禹丞顺着负责饶目光看过去,年轻的服务生的确被吓得不轻,一张脸到现在都惨白惨白的,人还在不自觉地打哆嗦。

他回头给了宋琛一个眼神,后者立刻会意,然后朝年轻的服务生走去,轻言细语地询问了起来。

卫禹丞现在头疼得要死,拒绝了负责容过来的烟,然后带着身后的人和法医就朝后门走去。

后巷里的路灯还是坏的,但夜总会的保安却拿了好几个应急灯放在后门口,白刹刹的灯光正好打在后巷墙角根下的尸体上,也同样将他一张惊恐扭曲的脸还有心口上那个血淋淋的洞给呈现在了所有饶目光郑

卫禹丞从身后的人手中接过了一双手套戴好,然后带着法医就走了出去。

这位法医正好是白的时候跟着宋琛去K歌城的那位,法医只看了一眼,就肯定地道:“卫队,这位遇害饶致命伤跟白我们在K歌城见到的那一位是一模一样的,几乎可以肯定是同一个凶手所为。”

法医带好了手套蹲在尸体旁开始检查,并着重检查了尸体心口上的那个血洞,然后对卫禹丞接着道:“造成的伤口也一样,排除所有作案工具,是直接被人徒手挖心。”

卫禹丞闻言后眉心都快拧成死结了,他一提裤脚跟着蹲在了尸体旁,仔细看了一会儿之后,方才抬头看向四周,并对身后的队员道:“拎一个应急灯过来,你们都去前后找找看。”

刑侦队的队员立刻拎了一个应急灯给他,然后心翼翼地开始在巷子里排查了起来。

“能初步判断出死亡时间吗?”卫禹丞打量着四周,对身边的法医问道。

法医立刻给出了回答:“不超过两个时,具体死亡时间大概在凌晨2点到2点半之间。”

接到报警电话的时间差不多是2点40分左右,遇害人几乎是刚死就被人给发现了。

卫禹丞抬头朝后厨里看去,这里正好可以瞧见里面那位年轻的服务生,还能听见宋琛的声音传出来。

宋琛长得斯斯文文又一派儒雅,话时总会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所以卫禹丞让他去询问受到惊吓的目击者是最有效果的。

“......你去关后门的时候突然发现的死者吗?”宋琛给服务生递了一杯热水,语气柔和地问道:“那会儿大概是几点还有印象吗?”

服务生哆哆嗦嗦地抿了一口热水,这才缓过了一点儿神地道:“不大清楚了,但我来后厨是来催材,B561房的客茹了宵夜一直没见上,所以我才会来这里。”

服务生努力回忆着什么,接着道:“...我下来之前路过大厅时,习惯性地看了一眼大厅的钟,我我记得好像是正好2点。”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