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1 / 2)

加入书签

中午时下雨了,雷声轰鸣扰人清梦,许流年恼得蹬被子,闭着眼,一只手往床头柜摸索,要拿纸巾堵耳朵。

纸巾盒没抓到,她抓到凉凉湿湿的一截像棍子又不是棍子的东西。

那截东西还有细杈枝丫,翻覆间,她的手被死死攥住,手指关节被掐得格格作响。

许流年缓缓睁开眼,室内有些昏暗,程迩然坐在床沿,静静地看着她,额头湿漉漉的水珠,脸色是死灰似的白,嘴唇却通红通红,大旱天气时天空焦枯的赤红。

“你怎么来了?”许流年抽回手,伸伸懒腰,若无其事问。

“我昨晚回来过几次,没看到你,我找你找得要疯了。”程迩然沉声说,声音异常干涩,像沙砾磨过喉管,撕扯开了,血淋淋之后结痂,粗糙不堪。

“我又不是小孩子,有什么好找的。”许流年笑,抿了抿唇。

一晚过去,唇膏亮丽的水润盈彩已经不见,因为走了一下午暴晒太阳,晚上早上都没吃饭,脸颊黑了,瘦削单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le3k.com/53_53835/21478075.html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