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节(1 / 2)

加入书签

深蓝色圆领开襟衫,白底藏蓝色复古缠枝花纹长裙,很合身,很好看,他给她买衣服从来不用试穿。

镜子里姣洁的脸庞苍白如雪,没有血色的支持,像枝头即将凋零的花朵,憔悴落寞。

以后离开程迩然了,过往的艳色不会再出现,许流年倒到床上,拉过棉被,闻着熟悉的浅淡的属于程迩然的气味,缓缓闭上眼睛。

程迩然还在大宅中办邵碧青的丧事不会回来,今晚不走了,奢侈地再享受一夜吧。

恍惚里程迩然的味道突然清晰,他惯常用的古龙水的气息,和着浅淡的呼吸像海浪涌上来,堵压在胸口。

许流年怔呆呆睁眼看,程迩然就坐床前,干燥苍白的嘴唇,淡褐色的眼睛浮着薄薄的一层水光,静静地看着她,眼眸深处,鲜明的痛楚令人心悸。

自己这是太渴望看到他了,又做梦了吗?

上天也垂怜自己,让自己在离开他之前还能做个美梦。

许流年张开双臂,狠狠地勾住程迩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le3k.com/53_53835/21478143.html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