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 马超所请(1 / 2)

加入书签

随着田信回到上林苑,陆议也已经出发了。

贺景押运新铸钱币的任务十分重要,所以赶在南山秋雨降临之前穿过武关道,故而提前出发,现在是陆议追赶贺景及昭毅率。

与陆议是否见面已不重要,需要陆议在江都述职时表态的内容,早已经商议妥当;需要上表的公文,也早已经送到陆议手里。

见与不见,也不是很重要。

可这一别,估计最快三年才能见面以岭南的湿热、毒虫种种传说,任何一个去岭南的人,实际上都已经有一种上战场觉悟。

得益于石灰的大量制造,岭南的生活区域有消毒、杀虫,可疾病感染的概率仍然不容小觑。

纵然如此,田信还是有些惆怅,又是单独一个人,用餐时郁郁不快。

这次用餐时,侧室夫人庞飞燕即将临盆,这是一桩大事,因此其母习夫人从豫州返回,来到关中照料这唯一的女儿。

庞林夫妇两个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有太多人劝庞林娶纳侧室、小妻;这对习夫人来说是一件左右为难的事情。

从娶纳侧室繁衍子嗣、延续家族的大义大孝来说,她不应该反对,也不能反对。

可问题是庞林自己也不愿意,原因有太多,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关系莫逆的大舅哥习祯在去年病逝。那些人劝不动庞林,只好在习夫人这里下功夫。

习夫人觉得不高兴,就跑来关中就近照料女儿。举事之中,若庞林招纳侧室,对她来说最重要的血亲就剩这么个女儿了。

关姬这里更简单,这个家庭里终究出现了一个跟她无关的重要成员,也担心庞飞燕那里出个差错,索性带着两个儿子回扈侯国避嫌。

毕竟习夫人不愿三千里从豫州跑到关中来照料即将临盆的女儿怎么看,都有点防备她的意思。

受不得这种若有若无的猜疑气氛,索性离开,带着俩儿子去躲清闲。

小妹又跟着蔡昭姬学习,一来二去弄得自己孤伶伶一个人吃饭,与陆议分别又没能见一面,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畅快。

他长吁短叹之际,陆延端着一盘公文走来,见田信无心用餐就将公文摆到近处:“公上,臣检阅积存公文,有两道公文最为紧要。一者是赵公请代王殿下就藩表,欲请公上一同奏表;一者是魏主遣使递交请帖,邀公上至夕阳亭会面。”

田信伸手接住这两封绸缎装裱的奏折,马超是惯用的紫色,曹丕的请帖折子是水绿色。

随意翻开这两封折贴,观其大略。

马超以齐王刘永就藩为例,希望能让自己的女婿代王刘理早早离京,以方便他就近教导,锻炼体魄。

“齐王乃卫公之婿,籍此话事,赵公所请,意在并州啊。”

田信不由感慨,轻轻摇头做笑,马超还是那个马超,静不下来,逮到机会就要搞事情。

马超有刘理这么个代王女婿,现在把刘理弄到身边培养,用意太多了。

既有方便压制、砥砺刘理,使女儿、女婿早早铺垫感情的用意;也想借刘理的名头,在接下来灭魏战争里抢占方面指挥权。

只要对魏发动灭国战争,那刘理就有理由就藩代国。

田信沉着推敲,眼睛眨动又轻轻摇头呵呵发笑:“不对,孟起将军这是雄心不减当年。”

陆延一惊:“公上”

“不是你想的那种雄心,他呀,一贯习气如此,为逞能罢了。攻城略地、斩将破军之功,已不放在他眼里。如今呀,就是想做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